流转的旋律

作家王心丽的LOFTER实验空间 2014 秋

《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那个冬日的午后,我在南京东郊读书,2015年1月。

大雨将至

A Hard Rain’s a-Conna Fall

噢我蓝眼睛的孩子,你去了哪里?

我亲爱的小孩,你去了哪里?

我蹒跚过十二架雾蒙蒙的山,

我跋涉过六条弯曲的公路,

我走进七座悲愁的森林,

我面对十二片死亡的海洋,

我深入墓园的腹地一万里,

啊大雨大雨大雨大雨,

那狂暴的大雨就要来临。

 

我蓝眼睛的孩子,你看见了什么?

我亲爱的小孩, 你看见什么?

我看见一个新生儿,周围狼群环伺,

我看见一条铺满钻石的高速公路,上面空无一人,

我看见一枝滴血的黑树枝它还在滴着,

我看见一屋子男人手里握着滴血的锤子,

我看见一架白色的梯子上面覆盖着水,

我看见一万个空谈家他们的舌头已经烂掉了,

我看见枪和锋利的剑握住它们的是年幼的孩子,

啊大雨大雨大雨大雨,

那狂暴的大雨就要来临。

 

我的蓝眼睛的孩子,你听到了什么?

我亲爱的小孩,你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雷鸣的声音它发出一个警告,

我听到海浪的咆哮能淹没整个世界,

我听见一百名鼓手他们的双手飞舞似火,

我听见一万种低语,但没有人听到,

我听见一个人要饿死了我听见许多人在大笑,

我听见诗人的歌唱那诗人已经死在了沟槽,

我听见小丑的声音他们在巷子深处叫喊着,

啊大雨大雨大雨大雨,

那狂暴的大雨就要来临。

 

我的蓝眼睛孩子,你遇见了谁?

我亲爱的小孩,你遇见了谁?

我遇见一个小孩,旁边是死去的小马,

我遇见一个白人,在溜着一只黑狗,

我遇见一个年轻女性,他的身体烧着了,

我遇见一个小姑娘,送给我一道彩虹,

我遇见一个男人,他被爱所伤,

我遇见另一个男人,但伤他的是仇恨,

啊大雨大雨大雨大雨,

那狂暴的大雨就要来临。

 

我的蓝眼睛孩子,现在你要做什么?

我亲爱的小孩,你现在要做什么?

我要在大雨降临之前再走出去,

我要走进最深的黑森林深处,

那里人丁众多,可都一贫如洗,

那里毒弹泛滥了他们的水域,

那里山谷中的家园紧挨着肮脏潮湿的监狱,

那里侩子手的脸总是深藏不露,

那里饥饿难忍,那里灵魂被弃,

那里的黑是唯一的颜色,那里零食唯一的数据,

而我将讲述它,思考它,谈论它,呼吸它,

站在山顶上反映它,让所有的灵魂看见,

然后我将站上大海,直到身体下沉,

但是我将更了解我的歌,在我唱歌之前,

啊大雨大雨大雨大雨,

那狂暴的大雨就要来临。

 

选自专辑《放任自流的鲍勃·迪伦》1963

这首歌是鲍勃·迪伦二十二岁时的作品


摘自《人间、地狱和天堂之歌》/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2012年5月第一

版,2013年9月第三次印刷/定价:98元/2015年1月购于先锋书店


评论(3)
热度(22)

© 流转的旋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