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的旋律

作家王心丽的LOFTER实验空间 2014 秋

大美在民间

这是其中的一页, PPT可一页页自动翻开

王心丽:南京东郊的山林


昨天、前天又到南京东郊的先锋永丰诗舍,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有关,并不仅仅是永丰诗舍是先锋书店的一个分店,而是因为这里是南京东郊的一片山林,我的文学起点在这个方位,站在永丰诗舍的位置,让我看到自己的身影,从背后看到前行的脚印。最近,我觉得自己的文学之路变得非常难走,所以要经常回到这个原点上来励志,勉励自己,坚定信心。

初冬的山林是安静的,初冬的阳光是迷蒙的,偶尔会有鸟飞来,在树枝上停留片刻,喳喳地叫一两声,飞走了。书店的小狸猫中秋之夜在我脚边磨蹭,陪我,不久就被人偷走了,看猫妈怀它,知道猫妈生它,夏天猫妈病逝,到中秋,小狸最多六七个月大,那夜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坐在没有猫的书店,心里...

等 待

等待是一个状态,也是一个话题。在中国,等待是一个常态。深秋时节到上海见艺术家查国钧、电影艺术家张芝华,很多年没见到他们了,神态和热情还是从前的,可被拜访的人和前去拜访的人都资深了,但话题也还是从前的老话题。“等待”似乎成了一个永恒的话题。查先生拿出一本画册给我们看,这个画展原是要在北京展出的,不让展,封了策展人。查先生说:”这本画册不能送你们,只有一本。”

日子似乎又倒回去了,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当年那个轰动上海和中国美术界的“八三年阶段绘画实验展,又名”复旦十人画展“被封,展了一天半被封。八十年代那场“清污”运动实在厉害。尽管文革已结束,对非主流的亚文化...

《伪币之家》跋: 老街消失在时间的河流里


 “这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当我在电脑上敲下这最后一行字时,时间已进入本世纪初的某个黄昏。这句话看起来似乎有些沧桑。

我书写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一条南方的老街,还有街上的一些人家。我曾经在这样的老街上生活过多年,那闹哄哄而又热乎乎的生活场景,让我置身于既平常,又匪夷所思的真实之中。某一天,我游手好闲地回到老街,却发现它差不多面目全非,地上的青石板变成了水泥地,两边的老房子大多翻新了,瓷砖花花绿绿地贴满墙壁。这显然已经不是记忆中的老街。岁月的河流滚滚而来,许多东西被挟裹而去。实际上,在我心里蜿蜒不尽的老街,它的形状...

夜里的灯光,翻开的书,静谧的秋风徐徐的山林都是美的。后来月亮升起来了,从黑越越的树影后面升起来了,月光在靛蓝的夜色里晕染开来和灯光融合在一起,附近的树叶有了银色的反光。这是难忘的戊戌中秋。

十月里在LOFTER模板博客我的新媒体实验里,用合集的功能做了几个合集,“合集”运行状态可圈可点。隐藏的”推广和传播“前途广阔,不要太好。今年的工作我虽没有收到钱,但是为之服务的具体APP上有效益流动!我没有效益,因为我手中无物!有物才能互联,所以我一定要把纸质书做成。(图文/王心丽)


俞律伯伯的诗:致豁䝉楼诗窗

小园里的画

我的小园里
有一棵桂树
还有一个月亮

我最喜秋天
秋的色彩和蓕香一致

桂香是烈性酒酿成的
我在醉中净化

我想描绘桂香的美
但看不清它的具体

当有人进入我的园门
我会注意他的呼吸
他多吸一口桂香
我就少得园里一份美

天黑了
我的月亮挂在桂枝上
组成一幅画
这就是桂香美的具体么

我注目凝望
月亮里有个叫吴刚的汉子
每天挥舞大斧
一个劲的砍伐桂树
我担心他伐尽我园中的美

我画下了我要画的图
图里的吴刚和我一样醉着
他忘记携带斧头了

俞律十一月五日晨兴聊博一粲

热梦:期待八月

二零一八年七月即将过去,这是一个少雨的闷热干燥的月份,是蛰伏在绿荫掩映的窗口后面,默默发酵的月份,是在夜晚运动场上挥汗如雨用超人意志战胜幻灭的月份。七月里完成了一部长篇小说的修订,这部长篇小说的名字叫《雾爱》:遗落在26x365x8万里的之外的青春故事。另辟蹊径谈何容易,另辟蹊径,转身之处是神微笑的目光所在,七月有了新的希望之光。

八月,要为献给母亲的书《碧山纪事》,找一个从未合作过的出版社,崭新的记忆和文学历程,都将从这里开始。(文/王心丽)

发给懂得的上海人看 
《忆旧》2011年8月

对我们这批住在上海市卢湾区,重庆路、复兴中路、淮海路附近当年的学生来说,看了下面的‘上海文学报告’后,发觉就是我们小時候!蛮有味道,耐心看看吧,哉货。标准上海文学。用上海腔调读!

下只角弄堂集中在南市,闸北,和杨浦一带,上只角弄堂在沪西一带原来的法租界,坐落在树木扶疏的林荫道上,曲径通幽,安静闲适,款式有英国都铎式西班牙式维也纳式地中海式,整条弄堂也只有七八幢独立洋房,每幢都隔开令人尊敬的距离。弄堂口有大铁门,看门人住在某幢房子的汽车间里,负责维护打扫和盘查进出人等。

每幢房子都有花园,铺有草坪,种了月季和蔷薇,篱笆是细细的竹竿编成,隔开...

转载崔永元微信

爸妈有三个儿子,我最小。还有个女儿就是我姐,排行老大。爸爸卧床两年,三个儿子陪伴时间加起来不如一个女儿,养儿防老真是弥天大谎。去医院时,我在楼道里探头探脑看下来,久病床前皆木兰,心中的内疚飘散了一半。

毎个儿子和父亲都有过肢体交流,结果通常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歌曲这样唱:哪个爸爸不打人,哪个儿子不挨打,打是亲来骂是爱,那他也是好爸爸……我们家的这首歌词,爸爸得换成妈妈。我妈妈也是干脆:你爸爸长年不在家,当然得我打。是的,爸爸是工程兵,逢山开路 遇水填桥,工程一完奉命前去新的崇山峻岭,就这样周而复始。他参加抗美援越抗美援老,国内的工程更是不计其数。回家短暂休息,看毎个...

一个关于灵魂的故事

      孟树亘曾任国民党144师副师长。台儿庄大战时,他浴血奋战,获“抗日英杰”奖章。文革开始后,孟树亘因历史问题受到冲击,其子孟凡民宣布与父决裂,并成为造反猛将。
      有一次,孟凡民所在的造反团体准备召开一场批斗会,批斗对象包括其父孟树亘的莫逆之交、保定市第十二中学教师李湛功。李湛功的二哥将李接到家中藏匿,造反派发现他失踪了,到处查找。孟凡民知道内情,通报给造反派,李湛功很快被揪了出来。1966年12月,李湛功被折磨致死。孟树亘知悉儿子告密后,手持木棒等在家门口,...

永丰诗舍的早晨

大美在民间

torreyanuts:

“大美在民间”是一个标签;“大美在民间”是用一个标签做的虚拟平台。在这个虚拟平台上,有数十个不同类型、内容的博客在运行,它们像一台机器上的数十个或更多个相互咬合在一起的点面接触的齿轮,一动而全动。这个春节,我静下心来浏览它们、打理它们、展示它们。如要进一步细致地打理,整个正月都会忙得不亦乐乎。

“大美在民间”做出了一个改变:改变博客原有的意义,拓展了博客的应用范围。它不仅是网络上的日记本,它还有了人文加物质的更广阔、更纵深、更繁复的可利用的内容。你希望赋予它什么,它就能承载什么。“大美在民间”是最漂亮、最精彩的终端应用实验模型。我所做的,都称之为实验空间,因为新...

来自松阳的消息:国家文化部项部长、松阳县委书记王俊一行来到即将开业的松阳先锋平民书局和作家创作基地,建筑师张雷又一先锋作品。(图文/钱小华)

一个为之付出爱的灵魂:建筑师张雷来先锋松阳项目工地

图文来自:钱小华

北岛和诗人朋友们在沙溪

(图片拍摄/钱小华)

著名演员阿诺·施瓦辛格露宿街头
最近张贴了一张他在他的铜像下方街道上睡觉的照片,并悲伤地写下“时代如此变化”...("How times have changed"...)

他写这句话的原因不仅是因为他年纪大了,而且是因为他当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时,曾出席了这家以他的雕像为名的酒店的开业典礼。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施瓦辛格,“任何时候您都可以过来,我们会为您预留一间房间。” 当他从州长位子上下台后再前往该酒店时,酒店经理拒绝给他房间,说他应该付钱,因为他们酒店房间现在供不应求。
他带着一个睡袋,站在雕像下方,解释他想传达的信息:“当我处于重要位子时,他们总是称赞我,当我...

午后在朋友圈看到画家魏莉发了一条视屏消息:魏紫熙艺术研究会年终联欢,随即放下手中的工作,疾奔现场,这是我和魏莉今年唯一一次的见面。我们的友谊始于另一种芳华:知青时代,我们是画友。后来她练成了山水画家、书法家。我练成了作家,魏莉是魏紫熙先生的女公子,有渊源师承,也博学众家之创新。魏老晚年曾八次上黄山,搜尽奇峰打草稿!这个午后暖融融的,观摩魏莉和魏紫熙艺术研究会会员们作画,只有快乐两字。咱俩合了影,2018 身健,笔健!

古 玉 捐 赠
才饮泉城水,又食燕京鱼,亘古艺术风徐徐,国家画院尚瀛台,人类文明真趣。

来源:林晓收藏

爱,是持续瞬间的永恒;
恨,是仿佛永存的瞬间。
规则,往往是重复的例外。
无论我身在何处,
都有泥土伴随,
那是永恒的相会;
无论我身在何处,
都有时光伴随,
那是永恒的离别。
「by 阿多尼斯」

先锋21周年献礼国际诗人盛会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2017,下一站南京
11.28.19:00 诗歌讨论会
11.29.14:30 诗歌朗诵会
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店


钱小华创建的先锋书店:流浪的心灵之家

是否用家园,家园比较空旷,而书店用家,温暖和有归属感。


俺就这么理解了。

一个贫穷的小女孩用57美分盖了一所大学

     《卖火柴的小女孩》这个悲苦的故事,不仅会感动美国人,也会深深感动中国人,特转发以下:美国费城的天普大学是享誉世界的著名高等学府,然而这所占地近百亩的综合性大学最初营建时,仅仅付出了57美分的采购地皮价。如今人们慕名前来费城的天普大学参观时,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主楼的展览大厅,在那里悬挂着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女孩画像,而这个不知姓名、年龄和出生地的小女孩,居然被公认为是这所著名学府的始建者。


       故事发生在1803年,那时候的美国刚刚摆脱殖民统治,人...

大美在民间

文/王心丽

文待续,先拟题,将在这篇短文中解释和说明“大美在民间”:)

北岛的诗 · 此刻

来源:风中的花瓣

    特蕾莎修女的箴言:不管怎样

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原谅他们 

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是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

当你功成名就,你会有一些虚假的朋友和一些真实的敌人,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取得成功 

即使你是诚实的和率直的,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和率直

你多年来营造的东西,有人在一夜之间把它摧毁,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营造

如果你找到了平静和幸福,他们可能会嫉妒你, 
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快乐...

音乐随身听:

【爵士钢琴】Under Paris Skies - Lou Levy

冷爵士总是给人一种松弛悦耳、温馨典雅的感觉。它采用完整或相对完整的和弦在二分或更长时值的基础上不时的加入一些切分,以此体现出慢爵士的松弛感。

Lou Levy生于1928年,美国爵士乐钢琴家,以酷派爵士乐的演奏风格著称。这首Under Paris Skies(巴黎天空下)出自1970年Jubilee唱片公司出品的波普、冷爵士风格的钢琴专辑《Lou Levy Plays Baby Grand Jazz》。

2017,姜太公

      2017即将到来,准备好了吗?信心满满地说:时刻准备着!2016年是本人有生以来最艰难、也是最努力的一年,这样度过了,即便2017有更大的困难,也不过尔尔。能拼就拼,拼不过就熬。无为之有为,希望2017年出版三本修订本的长篇小说,这三个修订本原出版社都是榜上有名的覆盖湘、京、沪、苏的六家出版社,曾走过双渠道发行。这次拉开时间差,做全新的选题策划。电子版本一部在Google 图书馆里,两部在网易Lofter 博客里,一旦复式运行将是非常好玩的。希望归希望,悠着。做,但不刻意,随机缘,慎选择。 2016最得意的成果是...

新情况,用心面对

香榧夜话:

      事到如今,只要是吃文字饭的,谁也淡定不了,以往是以往,现在是现在。本人已没文字饭吃多年,纸书横盘,但是人气还是要搞的,纸上不行就在网上,烧钱也得搞。在先锋书店调研多日,中国的纸媒已病入膏肓,雪上加霜,自身不行,外部环境更不行。再过五年恐怕都难复苏。这与欧美是不可比的,欧美出版规则是完善的,版权保护是可靠的。中国纸媒在媒体变革之前就是无序状态,崩溃了。再说欧美没有某某部。不说这些,眼下抱怨再多都没用。


       面对现实,抢救自己的文学,读者是十分重要的关键词,被阅读也是十分重要的...

把秋天的果实拼成花的样子。

1 / 2

© 流转的旋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