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的旋律

作家王心丽的LOFTER实验空间 2014 秋

      上午收到顺丰速递来自上海的邮件:金艳蓉文集《女生大食代》和她主编的中美医师协会《CAIPA医生》杂志。我喜欢金艳蓉的海派随笔。时尚,又不失老海派的生活态度,自然、自得,有趣。

     “虽说女人不是当哲学家的料,但女人丰富的内心千变万花,一样充满奇思妙想。”尤其是上海的知识文化女人。写道这个词,上帝发笑,我也发笑。不管世道发生什么变化,自己的生活总归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想法总归是自己的想法,无论喝咖啡还是喝老酒,那节奏一定是午后一张申报纸的节奏。即便在生活中忙成了精,在文字中是看不到忙的,总是十分本色、十分笃定地娓娓道来,即便是不得了的大主题也都是琐碎的生活拼接而成。沪蓉公主(金艳蓉)居然能把网文也写成申报纸的风度。

      当然这也不奇怪,老资格的上海人无论到了天涯海角,他们是不会受当地的风俗的潜移默化的,老一代是这样,后来年轻的一代代人还是这样。申报纸办了七十二年,停刊六十七年,副刊文字的风格仍然能够见到。

       这些年我和艳蓉在网络上和微信上交流联系来来往往近在咫尺,不觉得时间过的快,一算吓一跳,我们已有十二年没见面,上一次见面在上海。这次她到扬中,说有机会到南京来,我一听她说到扬中,就说我也要到扬中。最近我做农业物联网实验,只要有和乡村搭界的机会都不放过,到农业生态园看现场。于是乎我们就扬中的南湖农庄见面。

       老友重逢不亦可乎,再算算我们的友情有二十多年了。最初见面是在九十年代初,在江苏文艺出版社。我是青年作家,她和她先生谢国钧是香港海风出版社的出版人。以文会友,因为谈得来,我们成了朋友。当时尊称她:金小姐.,现在微信号:沪蓉公主。

       这些年我在“文学的邪路”上越走越远,自由作家,边缘也就边缘的边缘了。新旧媒体交替,一脚踏上了新媒体,喜悦是一阵一阵的,焦虑是始终隐隐存在的,时而淡,时而深,看起来很Flash,实际单调得很。老是在战斗,老是战斗不赢,总是在突围,突了又被围。文学实在不能成为职业,职业的文学是不能搞的,但是我这个南京人,大萝卜,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为止。

       金艳蓉的生活比我精彩得多:生长于上海,自幼喜欢游泳,1984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当过眼科医生,嫁入出版世家皈依文化,亲属大多在香港、台湾、上海从事出版事业。做过编辑,干过买卖,回家带过孩子。担任过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品牌战略顾问,做纽约中美医师协会《CAIPA医生》杂志执行主编十年至今。不管做什么,她始终钟情文字表达,在文字中游自由泳,时有文章发表在杂志周刊和网络文坛上,在老同学和网友中被呼为:上海才女。

       刚才翻书想看书末尾的结束语,信手翻到一篇: 女人如墨,男人如狗。一眼又看到了星巴克,接下来的文字,打住。这些年我实在没少喝星巴克咖啡,大众快餐咖啡,但是在中国大陆卖得不便宜啊。(图文/王心丽)


来源:年 轮

评论
热度(11)
  1. 流转的旋律年 轮 转载了此图片
    上午收到顺丰速递来自上海的邮件:金艳蓉文集《女生大食代》和她主编的中美医师协会《CAIPA医生》杂志

© 流转的旋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