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转的旋律

作家王心丽的LOFTER实验空间 2014 秋

有钱没钱

Love Fog:

      开作会做旁听者别苗头,听到作家纷纷跨界,当了作家画家,作家书法家,卖画卖字也能换些银两。当然也有画家跨界出版了图书当了画家作家来开作会。这年头画家作家比作家画家牛逼,摆显字画卖钱。我像文学青年一样恭敬地听老师们传授经验,活脱脱外行一个。在参会的人里我的穿着最朴素,说要着正装,我没有正装,如常休闲。当天把照片弄到随拍里又搞到微信上给发小们看,发小们说,活脱脱一介草丝。女作家们佩玉,惟我无玉。牛仔裤有一个小补丁,前年买的,一个补丁的500元,多个补丁的千元以上,今年流行破裤子,我穿一个补丁的意思到了。节约为上。实在想潮,自己剪几个洞抽纱。这几年我做的工作都不值钱?GOMAPS EBOOK 写在地球上的篇章创值多少钱?算不算研创?打开后正常运行价值是多少?神器放到哪里,哪里就有钱,数字大得不是人脑计算的。 单说合伙的谷歌电子书如能正常运行每年收益多少?呵呵都被被食肉者搞化〇、化负数,被逼进贫困的泥沼。谁有钱?谁没钱?什么叫有钱?什么叫没钱?前天夜里转了一篇文章给GOMAPS EBOOK的合作者看。那篇文章是写上个世纪中国企业大批员工下岗问题的,他发表了一个观点:工人下岗给中国产业更新换代铺路,牺牲一代人换来中国的现代化,从宏观角度看,不无道理。我反问:人和国是什么关系?这一代人和国是什么关系?他们还会有第二次生命?被牺牲的是人不是物!当年这个政府是怎样向这一代人承诺的?这一代人才傻逼一样跟着党、跟着党国拼命干的。中国与美国不同,美国两党轮流,四年一选,不合理的执政方案最多四年就可以通过换执政党换届政府得到修补和更正。中国始终是一个党的政府。不带选择。凭什么要牺牲一些人而成全另一些人,这公正吗?平等吗?为什么一部分人要成全另一部分人?强迫一部分人用贫困换得另一部分人的富裕?接着我给他讲了一段自己的亲身经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曾在人才和劳务市场像商品一样被卖过,我的档案贴在墙上,给出身价,哪个企业或单位要,就要付钱。那天夜里我读了一个通宵马丁·路德的《我有一个梦想》!在中国没有权,没有权势背景的人就是马丁·路德时代的黑人。只有马丁·路德才是我心中的灯塔。(文:王心丽)

评论(4)
热度(25)
  1. tanjinliang777雾 爱 Love Fog 转载了此文字
  2. 流转的旋律雾 爱 Love Fog 转载了此文字
    Love Fog:

© 流转的旋律 | Powered by LOFTER